广州无线电集团主要成员企业 SINCE 1956 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
邮 箱: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
邮箱地址:*
用户姓名:*
联系地址:
手机号码:*
密        码:*
确认密码:*

“去利息”后,第三方支付去哪儿?

[和讯网]

2016年日子不好过,并不代表2017年的日子会好过。对于第三方支付行业而言,会更难过。春节前,人民银行把“去利息”的靴子扔到楼板上,等待靴子声音已久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明白,剩下的靴子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扔来。毕竟,在2017年,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其实日子难过是相对的,从每天一荤一素到白饭就咸菜,吃不饱是小问题,活下去才是大问题。


十七年间从无到有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在合法化后,也将迎来监管的从无到有,从有到严。所以,并不是现在日子难过了,而是之前环境更好些。而所有中小支付机构,头疼的不是现在的日子难过,而是未在好日子结束前,完成应对未来的调整。


虚幻的交易规模


《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5)》里,将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账户与支付账户的借贷记发生额统称为“交易规模”,按这一统计口径,2016年第三方支付行业交易规模在60万亿左右,这样庞大的数字,在外行看来很不错,但对于某些支付机构的收入而言却是虚幻的。


从某支付机构公布的全民账单来看,我收集了下晒账单图片,整理了下数据,发现转账、信用卡还款交易至少在6成以上,剩下才是消费与手机充值,而实际上转账与信用卡还款是赔钱业务。也就是说,在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有种奇怪的现象,“交易规模”和收入不见得是正相关关系,却可能和成本是正相关关系。


当然,交易规模可以带来客户备付金存款,间接带来客户备付金存款利息收入,也能给支付机构提供手续费议价砝码,但随着“去利息”化的逐步实施,客户备付金存款不仅不会带来收入,反而会带来更高的监管成本。


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消亡


“集中存管、去直连、去备付金利息”将直接决定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消亡。


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是指,独立的没有集团产业与生态依附,且没有可控制交易场景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这些没有核心交易场景支撑的机构,以支付服务换取收入时,面临一个存量市场卖方弱势,增量市场供需关系均衡的窘境。


存量市场是指传统的交易场景与商户,不断在支付机构间寻求更低支付手续费,导致存量市场里的支付机构,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依靠更加低廉的手续费维系,这种零和博弈关系,使得支付机构与客户关系非常脆弱。


在增量市场里的新兴交易场景,需要不同于传统标准的支付服务,使得供需关系改变,例如P2P行业。增量市场中的新兴交易场景,其行业发展与未来存在巨大的不确定因素,一旦遇到极端环境,行业存在消失的可能性。


由于增量市场中是较为均衡的供需关系,在获客与收入方面,都能满足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经营与发展需求,第三方支付机构也乐于在这些新兴领域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但增量市场的新兴交易场景,无法支撑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可持续发展,且所服务的行业,一旦遭遇外部环境剧烈变化,将造成第三支付机构在收入上的陡降。


这种陡降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可持续发展几乎是致命的,因为之前造成的收入依赖,将导致其即便在面临调整的最好时间,都无法舍弃这块既得利益,最终不得“硬着陆”式的完成被动调整,这种被动调整在行业里屡见不鲜。


没有可以控制的交易场景,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就像游牧民族一样“靠天收”,一季水草肥美,就过好一年,没有客户的积累应对天上来的风险。而控制了核心交易场景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则像农耕民族,凭借客户积累,可以熬过荒年,迎来丰年。


在变革中找对自己的角色


账户之争的下半场,是“青”与“蓝”的最终对决,“青”是诞生于单一功能银行账户之上的复合功能支付账户,“青”与“蓝”对决的不是存亡关系,而是老大与老二的位置转换。


单一功能账户败给复合功能账户,是商品经济思维和服务经济思维间孰优孰劣的最终检验。是交易型和客户关系型供给关系的时代分水岭。传统的单一功能账户,和客户是交易型关系,是以商品交易为核心,商品交易结束则关系结束。而现代的复合功能账户,和客户是关系型,是以客户为核心,为客户的生命周期提供服务。正是这种单一与复合,交易型与客户关系型间的变化,造成当下账户收单格局的巨变,而账户机构间的竞争,不是中小参与者的机会,而是不得不顺从的趋势。


找好定位,做好自己才能分羹于时代。在这种老大和老二易位的新格局里有多个角色,拥有“话语权”的老大与老二是主角。拥有“执行权”的是配角。还有凭借“打杂权”混得一时的龙套。在时代这个导演的驱使下,演绎一场霸者之争给吃瓜群众们看。


无论是谁,只要选准自己扮演的角色,不要身是丫鬟心是女王,就能在时代导演的手里拿到片酬,或者盒饭。


巨兽间的征伐


如果不是鱼太大,海就不会显小。曾经的相安无事,怎么就从后院的侵袭,变成了面对面的征伐?互联网时代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某个领域领先者间的竞争,会消灭掉第三者的生存空间,这种“消灭你,与你无关”的故事,未来也会在账户市场竞争中重演。


支付是价值交换的节点,账户是数据资产的存储载体,目前支付账户间的竞争,是巨兽不断围猎“持续且更有价值的关系”造成的,一个以电商切入,一个以社交切入,都最终指向客户的生命周期服务,这盘大生意,最后都指向了服务的根本-“人”。这种征伐令人们能看到与体验到的,是返还的现金或者红包,而付出的则是人们的习惯与依赖。


盛世也有乱象,这是新旧交替的乱,是变化,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和没看见的形形色色。在这种变化并非魔鬼,但最危险的是,我们用旧思维,去迎接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