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无线电集团主要成员企业 SINCE 1956 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
邮 箱: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
邮箱地址:*
用户姓名:*
联系地址:
手机号码:*
密        码:*
确认密码:*

央行发2016年第四季度、2016年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

[中金在线]

2017年,我国村镇银行步入了第十个发展年头。村镇银行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已经逐渐成长为支农支孝盘活农村金融市场的生力军。

截至目前,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1519家,总资产规模突破1.24万亿元,各项贷款余额7021亿元,其中农户及小微企业的贷款合计6526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93%,累计为352万农户和小微企业发放贷款580万笔,贷款金额已达3万亿元。《经济日报》记者日前走访河南、湖北、四川等省发现,目前我国县域及农村地区的金融市场潜力巨大,但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半径短、门槛高,难以满足农村日益增长的融资需求。而村镇银行则在帮助贫困地区脱贫、农民增收,支撑小微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普惠金融扩大覆盖范围

长期以来,农村金融呈现出需求额度孝发生频率高、贷款风险大的特点,传统金融机构拓展农村市场的意愿不强,正因如此,农村的小微企业和农户获得金融服务的比例较小,融资难成了困扰农户和小微企业发展的“心头脖。

不过近年来,村镇银行作为农村金融改革的重要成果,让“三农”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得到缓解,使农村普惠金融体系覆盖到偏远地区和贫困人群,推进了普惠金融体系的完善。从记者调研的实际情况看,我国的村镇银行通过10年来的实践和耕耘,已经构建了普惠金融的地方特色。

目前,已涌现出全国首家资产和存款“双超百亿元”的河南中牟郑银村镇银行,其资产总额、存贷款余额、本年利润、支行数均全国第一。

“我本人就是农民出身,建行的理念就是办"咱农民自己的银行"。”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行长李贵福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为贴近农村农民,该行成立不久就把总部由中牟县城搬到距离县城10余公里的官渡镇,随后又分别在刘集等乡镇设立22家支行,紧接着在县域乡镇网点全覆盖的前提下,又在行政村设立了50家支农服务点。李贵福告诉记者,做村镇银行必须把根扎在农村,中牟郑银实行分片包村负责制,建立客户经理走村串户工作日记,就算未设服务网点的地方,也要求客户经理采取分片包干的办法分包村庄,就是要办与农民零距离的草根银行。

湖北省银监局局长赖秀福用“巨变”一词形容村镇银行10年来的成长。据赖秀福介绍,规模上的巨变是湖北省145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已覆盖全省所有县市,其中法人机构村镇银行66家,服务网点全面铺开;服务上的巨变则是打通基层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将社区和乡村的综治网格重新划分成金融网格进行网格化管理。

四川作为孕育了全国第一家村镇银行的省份,以“国定贫困县—地震极重灾县—农业大县”普设村镇银行的培育轨迹,引导主发起行优先在国定贫困县和欠发达地区设立村镇银行。“我们督促村镇银行实施普惠信贷,杜绝对股东、对大客户的特惠服务。”四川省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表示,村镇银行要达到普惠的效果就需要“接地气、服水土”。

支农支小扶持实体经济

中牟郑银村镇银行作为全国存贷款总量最高的村镇银行,截至去年末总资产已高达142亿元。

3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官渡镇的中牟郑银村镇银行总行,看到的是整洁宽敞的办公环境和络绎不绝的客户。行长李贵福一现身,所有待办业务的农户都像看见老朋友一样与他招呼寒暄。“我们的家庭情况李行长都熟悉,帮村民们解决了不少难题。”当地农户谭大爷告诉记者,之前家里养猪需要贷款,由于缺乏抵押物,其他银行都不愿放贷,但村镇银行仔细考察了他家的情况后给他发放了“绿卡”,最终贷到了8万元。

原来,为适应当地农民贷款需求季节性强、用款周期短、无抵押物的现状,中牟郑银村镇银行开辟了绿色贷款通道,评选信用村,实行集中授信,对信用村中有项目、守信用的农户发放“农户小额贷款证”(“绿卡”),当农户有资金需求时,持户口簿和贷款证当日即可拿到生产经营急需的资金。此外,中牟郑银村镇银行员工通过挨家挨户走访,排查摸底,向中牟县16个乡镇、3个办事处、422个行政村发放“解忧卡”168000张,同时将各行政村所在区域支行行长、“三农”业务部客户经理的联系方式印制在“解忧卡”上,有重点、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开展联系帮扶。

李贵福告诉记者,经有关部门批准,他兼任了官渡镇田庄村党支部副书记,行领导班子其他成员也兼任了其他村的领导副职。“服务农民就要关心农民的方方面面,不仅给他贷款还要教他致富。”据李贵福介绍,中牟郑银村镇银行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钱作为专项开支,为农户进行种植养殖专业培训,教农户学习文化和金融知识,培养农民实诚守信。“服务农民是我行的规章制度,所有支行都要贯彻落实,并在财务上列入支出管理,去年用于服务农民的开支近200万元,但这钱花得一点不冤枉。”李贵福表示,通过村镇银行的金融帮扶,目前中牟县农民种上了附加值高的经济作物,收入多了,经营能力强了,存贷款的积极性高了,银行的业务也更好做了。

牧瑞公司是四川眉山市仁寿县一家生产饲料的企业,经营中发现下游的农户由于缺少资金从中游的经销商处购买饲料时大多采取赊账方式,经销商没有收到现款因此就要从牧瑞公司赊账饲料进行销售。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两难,如果牧瑞公司不赊给经销商,则销路马上萎缩,很快就会失去市场,但长期赊账又使公司现金流短缺,造成生产困难。

仁寿富民村镇银行得知了这种情况为牧瑞公司量身定制了信贷产品“牧瑞通”。这款产品的核心是由牧瑞公司做担保,向使用牧瑞公司饲料的农户提供低息信用贷款,贷款发放后直接用于饲料款支付,农户用养殖赚来的钱直接归还贷款,这样一来饲料生产和农户养殖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一个小小的贷款杠杆,撬动了整个地区的种植养殖经济。而像这样的定制信贷产品仁寿富民村镇银行还设计了30余款,深受当地小微企业的欢迎。

门槛放低监管从严“与大行相比,村镇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弱,容易受到外部的影响和冲击。因而不能因为机构小而降低监管标准,要使村镇银行成立之初就牢固树立起依法合规的经营意识,保证长期可持续发展。”河南省银监局副局长周家龙表示,监管部门会通过监管会谈和发送监管意见函等措施,引导主发起行正确处理与村镇银行的关系,对监管指标偏离合理区间的,通过下发风险提示单、约谈机构等措施,推动村镇银行深入开展整改。

“农可贷、商可贷、不务正业不可贷;穷可贷、富可贷、人品不好不可贷;大可贷、小可贷、不讲信用不可贷。”湖北银监局黄石分局局长王国强倡导的信贷理念正是农村信贷工作的真实写照,正因为村镇银行面对的客户大多是缺乏抵押物的低收入群体,授信门槛适当放宽,因而监管力度更不能放松。“比如,湖北大冶泰隆村镇银行实施了"三查询""五核实"的信贷调查模式,即查征信、查黑名单、查分户账;核实主体资格、经营状况、信用状况、资产负债、贷款用途。”王国强表示,有时调查客户的资信情况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难,在做好调查的基础上可以控制不良贷款的风险,目前黄石全市村镇银行将不良贷款率控制在0.65%。除此之外,湖北省银行业协会搭建了一个专门为村镇银行服务的平台——湖北省村镇银行工作委员会,组织了22家村镇银行主发起行签订流动性支持协议,承诺村镇银行流动性比例低于25%警戒线时,主发起行以同业存放等方式给予资金支持,承担流动性风险救助责任。

“四川也制定了差异化流动性监测指标,督促村镇银行与主发起行签署并细化流动性支持协议、加入流动性互助组织,多手段防范流动性风险。”李国荣表示,四川省银监局严格资产风险分类,引导村镇银行提高印章管理系统等机具的使用率。“我们通过股东董事培训、日常监管约谈等,向发起行反馈村镇银行的经营管理情况、问题和困难,争取发起行在内控机制建设、IT系统开发、信用风险化解、人员培训教育等方面给予村镇银行更多支持。”李国荣说。

坚持差异化特色化发展

村镇银行10年来走过的是一条差异化经营、特色化服务的道路,未来的发展中依然要坚持支农支小的定位,扎根农村补齐基层金融服务的短板。

“未来在村镇银行的培育工作上,还须坚持数量服从质量的原则,从实际需求出发,成熟一家组建一家,不能盲目。”周家龙表示,村镇银行要想可持续发展必须坚持特色化、差异化发展。村镇银行只有坚持服务小微、深耕“三农”的市场定位,坚持创新本土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坚持深入乡镇、扎根村屯的分支机构建设,才能促使村镇银行实施错位竞争调动支农服务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湖北武汉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邓传忠认为,村镇银行是“草根银行”,营销手段“越简单、越土气、越有效”,别人不去的地方村镇银行去,别人不干的时间村镇银行干,别人放弃的机会村镇银行来争取,才能把差异化、特色化反映出来。“村镇银行一定要实施本土化经营策略,要实施人才本土化策略,引进当地优秀金融管理人员,为村镇银行尽快融入地方奠定先决条件。”邓传忠表示,村镇银行一定要主动地融入民俗文化、乡村文化。村镇银行干部员工要与当地居民交朋友,和农业大户结对子,做好摸底建档,挖掘潜在客户。位于县城的村镇银行网点要以“小微”业务为主,扎根乡镇的村镇银行网点要以“三农”业务为主,要把网点布局出去,把客户经理派出去。

在完善公司治理层面,邓传忠认为村镇银行要强化董事会的功能,提高董事会战略决策和投资决策的科学性;同时也要强化监事会的权威,形成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更要强化经营层的职责,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使经营管理层的利益与村镇银行股东利益挂钩,与企业的长远发展相结合。